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0 20:55:49

                                                            8月9日,死者家属康女士 @心口有酒窝 发布微博称,曾春亮7月22日时曾在她家盗窃,他的哥哥及母亲在搏斗中受伤,嫌疑人曾春亮曾威胁称,“敢报警就杀人”。事发后,7月24、25日左右,康女士的嫂子在家里打扫卫生时发现家里有作案工具,包括手电筒、手套、螺丝刀等。因担心曾春亮再次作案,她哥哥再次向当地警方报警,并在家里安装了四个监控摄像头。

                                                            空中交通管制无法辨认发出的声音是机长的还是飞行员的。这位高级官员还称:“空中交通管制建立了仪表着陆系统,可以在低能见度情况下引导着陆。当时,飞行员申请着陆许可,此后,我们向飞行员提供了能见度、地面与风速条件,他都已经知晓。”

                                                            如果这些留学生因两国交恶被迫中断学业,其个人与家庭将承受巨大损失——以每人30万元计算,那就是2100多亿元的损失,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中产家庭承担。

                                                            美方正在颠覆中国中产对美国的认知

                                                            8月10日,康女士外甥已进行了初步的手术,但目前仍处在危险期。

                                                            而家庭出身的统计更能说明问题,2018年,留学生父母的职位背景以“一般员工”为主,占比为41%。其次是中层管理者,比例为36%。可称得上“上流阶层”的“三高家庭”占比为23%。可以看出,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

                                                            监控拍下的凶手画面 图源:@心口有酒窝

                                                            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与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最近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目前在美国的留学生人数达到723277人,创下了新的纪录,是在美国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

                                                            须知,一方面,中国的中产阶层是这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中坚力量,对中国取得的现代化成就深感自豪;另一方面,对美国的美好记忆正在被太平洋彼岸“妖魔化中国”的做法以及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政策措施,撕扯得支离破碎。

                                                            正是因为曾经对美国的认同和钦佩,这些家庭才会选择美国作为后代留学的目的地。这是对美国的一种信任。